-

其實法相禪師也想不明白,為什麼大盛朝廷能夠輕而易舉就將整個江州藥材商會給連窩端了。

這使得他們摩尼教中幾乎都冇有半點反應的餘地。

趙錚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意揮了揮手,示意法象禪師起身。

“法相,你也算是我摩尼教元老了。”

“如今當著這麼多江湖豪傑的麵,叩拜本座,也有失你法相禪師的麵子,有損我摩尼教威嚴。”

“起來吧。”

舉手投足間,流露出濃濃的上位者氣息,讓四周的江湖人士心頭都不由一顫。

他們終於是回過了神來。

這年輕人竟然真的是……摩尼教的教主!

人群中,週年幾人麵麵相覷,臉色仍舊是一片呆滯。

可漸漸的,當他們回過神來時,臉色卻都是流露出一股子濃濃的苦澀。

“那鄭贏……竟然是摩尼教的教主。”

而他們之前卻有眼不識泰山!

堂堂摩尼教的教主請他們飲酒吃肉,這種大好機緣竟然就這麼被他們給錯過了!

他們簡直連腸子都要悔青了!

可現在,他們再怎麼不甘與懊悔,都已經遲了……

客棧門口,商仙子仍舊凝視著趙錚,久久無語。

好一會才邁步迎向趙錚身前,身姿款款,欠身行禮。

“先前不知是教主駕臨,小女子多有不敬,還望教主莫要見怪。”

此時的她,深色之中多餘露出一股子恭敬。

堂堂摩尼教的教主,不管是副教主還是真正的教主,都已經算得上是與他父親商聖公平起平坐的人了。

這摩尼教雖說是如今受大盛朝廷打壓,在屢次清剿之下,元氣大傷。

但一向是在大災之年,發展得最快,其迅猛速度,就算是是聖公派,也無法與之相比。

而眼下大盛這場寒冬饑荒,幾乎整個天下都已經感受到了。

那這對於摩尼教而言,無疑就會是一場極大的機緣。

趙錚輕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商仙子,本座冇有騙你吧?”

“現在的本座有資格與你一同下榻在這悅來客棧中了吧?”

“這麼點麵子,想必你聖公派應該還是願意給我摩尼教的吧?”

聽著趙錚的話,商仙子無奈一笑,看著趙錚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長。

這位年輕人,身為摩尼教的教主,城府自是極深。

可是,起行事風格卻也同樣與年輕人無異。

她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與鄭贏交談,是當做同輩相處還是以前輩來對待?

隻好輕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教主能夠在這悅來客棧中與小女子相見,這是小女子的榮幸。”

她倒並冇有說什麼隱晦的詞語。

可即便是如此,聽著兩人的對話,一眾江湖人士的臉色都變得複雜到了極點。

若那鄭贏不是什麼摩尼教的教主,那此人跟商仙子這麼都是說話,就是在自尋死路、

可偏偏就連法相禪師都對此人恭敬有加,稱此人為摩尼教的教主,那他們就算是再怎麼敬仰那位商仙子,可也都半點不敢再出聲了。

商仙子的確是聖公派商聖公的女兒,可是,論起身份地位,絕對都還比不上這位摩尼教的教主。

這都不能說是郎才女貌了,他們也隻能黯然神傷。

趙錚掃了眼客棧外,抬手一指。

法相禪師頓時會意,他混跡江湖多年,這麼點眼力見還是有的。

當即起身向著客棧外走去,手持佛禮,向著四周的一眾江湖人士微微晗首。

“諸位,我摩尼教教主與聖公派商仙子洽談。”

“還請諸位立即離去。”

語氣溫和,卻帶著一股子不容置疑的意外。

聽到此,四周再不敢停留,連忙離去。

開玩笑,這可是摩尼教和聖公派的人!

江湖兩大頂尖勢力齊聚於此,誰敢在此觸犯摩尼教和聖公派的威嚴,那可真就是活膩歪了!

很快,客棧中就隻剩下了趙錚等人與商仙子和一眾聖公派的心腹。

趙錚隨手點了點桌案,示意商仙子落座。

“商仙子,既然本座已經證實了身份,那剛好,本座也可與你商談一下,我摩尼教與你聖公派之間的事宜。”

哦?

聞言,商仙子微微一怔。

緩緩落座之後,凝視著趙錚。

“那不知教主想要與我們洽談什麼事宜?”

趙錚笑著伸出兩根手指。

“其一嘛,就是談一談咱們剛纔所說的,讓本座加入你聖公派的事情。”

可聽著趙錚的話,商仙子的動作顯然是一僵。

加入聖公派?

這可是堂堂摩尼教的教主,怎可能加入聖公派?

隻好向著趙錚無奈歎氣:“教主,還是彆再打趣小女子了。”

趙錚卻是一臉正色:“我還真不是在打趣你,此事本座已經說了,你們聖公派好好考慮考慮吧。”

隨即又繼續開口。

“至於其二,就是談一談我摩尼教與你聖公派相互結盟的事情。”

結盟?

商仙子與一種聖公派的心腹心頭都不由一怔。

摩尼教想要與他們聖公派結盟,但兩派之間,應該都是完全不同的勢力形式。

聖公派完全就是依靠自己的勢力,聚集人手,做大做強。

但摩尼教卻完全不同,這些人全都是玩陰謀詭計的,蠱惑民心纔是他們的手段。

要說勢力範圍,那的確是遍佈大勝,但若說是真正的戰鬥力,恐怕十不存一。

在這江州城中倒還好說一些,可若是在其他地方,摩尼教但凡敢冒頭,所要麵臨的就將會是數不清的大盛禁軍。

這幾乎都已經與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無異了!

聖公派何必與摩尼教結盟?

商仙子壓下心緒,幽幽的目光又落在趙錚身上。

“教主,不知摩尼教想要與我聖公派具體展開什麼合作?”

她並冇有直接說結盟,若兩派之間的合作當真對他們有好處,他們或許也可以去考慮。

但若是結盟那絕對是不可能的。

除非他們聖公派到了窮途末路,否則,跟摩尼教結盟,那勢必會引來大盛禁軍。

趙錚其實早就看出了商仙子的心思,嘴角始終掛著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“商仙子,若你不敢明說,那本座就代你聖公派直說了。”

“你們聖公派在東南沿海糾集了數萬人馬,這已經是不低於一股大軍的勢力了。”

“而且這幾日以來,商仙子來到江州城中也在廣納人手。”

“恕我直言,你們聖公派想要在東南沿海自立稱王的心思,其實已經昭然若揭了,你們也用不著在本座麵前裝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