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轟隆隆!

垮塌的城牆下,北蠻皇都中的百姓被北蠻大軍用刀劍逼迫著,仍舊在不斷地湊向各處缺口。

可倒塌的城牆與飛濺的碎石,還在收割著,臨近城牆的一條條性命。

靠近城牆,就隻有死路一條,誰都無法倖免!

死亡的陰影早已籠罩四方,到處都充滿了慘叫聲與哀求聲。

“大人,放過我們吧!”

“城牆都塌了,我們就算衝過去也無濟於事。”

“我們又未曾從軍,為何蕩北軍來犯,朝廷要逼著我們前去迎戰?”

“我北蠻就冇有大軍了嗎?”

“大人饒命啊,衝過去,我們就隻能等死啊!”

四處的北蠻百姓都在苦苦哀求著。

可是,卻仍舊不得不被逼迫著,在紅衣大炮的炮彈砸出來的一道道城牆缺口處,圍聚成一堵堵人牆。

而這其中,也有些北蠻兵士麵露不忍。

將手無寸鐵的百姓推到城牆的缺口處,這當然是得讓這些人去送死。

用堆積如山的屍體,怎可能彌補得住殘破的城牆?

遠處,守軍將領看著前方淒慘的一幕,心中暗歎。

又轉而看向身邊的卓陀淩空。

“丞相。這麼下去,皇都中的百姓,恐怕也根本不可能阻擋住蕩北軍多久啊!”

“是否讓百姓們暫且先退回來?”

眼前的景象,如同人間煉獄。

皇都中的百姓隻能被他們逼迫著,自行趕到城牆缺口處送死。

這根本就是毫無意義的。

然而,卓陀淩空臉色卻始終冰冷。

“這是在保全我北蠻大軍的實力,讓我北蠻皇都能夠勝過蕩北軍。”

“誰人都不可退卻半步!”

“他們死,也是死得其所。”

“不必再多說什麼,違抗老夫軍令者,斬!”

聽著卓陀淩空的話,那將領嘴唇一陣顫抖,可卻也再不敢多說什麼。

而前方,北蠻皇都中的百姓仍舊在被逼迫著,不斷的向著城牆缺口處趕去。

可紅衣大炮的炮彈不斷落下,皇都的城牆也在不斷的倒塌,缺口越來越大。

這簡直像是一個無底洞。

不論死去多少人,也根本無法填補這巨大的漏洞。

人群中早已有咒罵之聲在不斷響徹。

“朝廷算什麼朝廷?讓我們這些平民百姓去送死!”

“那些大臣,那些將軍,全都躲在我們後方。”

“這就是在白白讓我們去送死,這樣的朝廷,留著還有何用?”

“這就是那丞相卓陀淩空的主意,此人更是罪大惡極,那卓陀淩空根本就不顧及我們百姓的死活。”

“他隻想著苟且偷生,此人纔是罪該萬死!”

“卓陀淩空,你不得好死。”

咒罵聲接連不斷。

這些被強行推出來的百姓全都已經絕望了,認清楚了現狀。

他們根本冇有任何活路可言!

遠處,卓陀淩空凝視的前方,將所有人的反應收回眼底。

臉上一片陰沉與冰冷。

“來人,去將那些膽敢辱罵老夫的人,先行殺了,以儆效尤!”

“讓他們去報效朝廷,這是他們的榮幸,這些刁民,還敢有所怨言?”

很快,便有幾名北蠻兵士衝到了那些在咒罵卓陀淩空的北蠻百姓身前,手起刀落。

嗤拉!

鮮血四濺,一顆顆人頭滾落而下。

“膽敢辱冇丞相者,格殺勿論。”

充滿冰冷殺意的話音響徹四方,在震懾那些膽敢辱罵卓陀淩空的百姓。

一時間,原本還在咒罵著的北蠻百姓瞬間陷入了一片沉默。

像是一下子被驚到了,都不敢言語一般。

但緊接著,人群中又驟然有怒罵的嘶吼聲響徹四方。

“該死!”

“卓陀淩空該死!”

“你們這些卓陀淩空的爪牙也都該死!”

“今日,讓我們送死的,不是那些蕩北軍,而是我們北蠻朝廷。”

“如此的朝廷,要他們有什麼用處?還不如反了!”

“被這些朝廷的走狗逼迫著,去堵住那些缺口,咱們絕對是死路一條。”

“而反抗朝廷,也是死路一條,可朝廷不給我們任何活路,他們先行逼著咱們去給蕩北軍殺,那咱們為何不反了?”

“先去把卓陀淩空抓過來,讓他去添堵皇都的缺口,看看他會不會害怕!”

一道道充滿憤恨與絕望的話音在四周不斷的響徹。

讓那些原本趕來殺戮膽敢反抗的百姓的北蠻將士,心頭都不由一凜。

這些人要謀反了嗎?

“誰敢謀反,先殺了他們!”

一旁的將領急忙高呼。

說話間,手起刀落,將身邊膽敢反抗的皇城百姓,斬殺當場。

可是這一幕,卻依舊未能北蠻百姓有所收斂。

反倒像是點燃了火藥桶一般,讓所有人都怒了。

幾乎一瞬間,四周所有的北蠻百姓目光全都落在了那一眾將領身上。

一道道目光緊盯著附近這些北蠻的兵士。

眼神中吞吐出難以言喻的絕望與仇恨。

“要逼死我們的不是蕩北軍,而是你們這些人!”

“你們為了自己苟活,反倒是逼著我們去送死,朝廷是你們的朝廷,我們不過是想要過些太平的日子罷了。”

“卻要被你們逼著去送死!”

“今日,我們反了!”

“反了你朝廷,同樣是死,可唯有與你們朝廷為敵,我們纔有可能爭取到一些活路!”

“鄉親們,奪下他們手中的刀,咱們反了!”

在一聲聲憤怒的咆哮聲中,這些北蠻百姓全都轉身麵向四周的北蠻兵士。

緊跟著,有人驟然衝向那些兵士,將其撲倒在地,要奪下對方手中的長刀。

見此一幕,四周的北蠻大軍急忙便要前去組織。

可四周又有北蠻的百姓撲了上來,在奪取他們手中的兵刃。

幾乎頃刻間,此地便陷入了一場大混戰。

那些被逼迫著前來此地送死的所有百姓,全都不再去填補北蠻皇都的窟窿,而是在奮起反抗,與北蠻大軍交戰!

“官逼民反,民不得不反。”

“奪下他們的武器,咱們才能夠有活路。“

“要送死也是讓他們去送死,憑什麼讓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百姓,去為他們爭取活路?”

四周的人都在怒吼著咆哮著,向身邊的北蠻大軍宣泄著他們心中的仇恨與怒火。-